常用中药不同剂量的功效

发布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19-10-27 02:16 浏览次数:

  常用量能温经止血,大剂量可使肝细胞损害,出现中毒性肝炎。3~5g可开胃;8g左右温经止血、止痛;大量则引起胃肠道炎症。

  定喘汤白果用量在21枚(约25g)。动物实验证实,定喘汤中白果重用的定喘效果优于常规剂量。

  30~45g有利尿的作用,用于热病后期,阴液耗损,小便不利等症。白芍长于养血敛阴,虽有利尿作用而不伤阴。

  用量若在30g以上,对大量吐血的确有良好的止血效果(《岳美中医话集》)。大剂量治疗腹痛也很好,芍药甘草汤中芍药用量要大。

  止呕、除湿10~15g;开胃用15~30g;安神用30g以上。小剂量6g降逆和胃;中剂量15g化痰开结;大剂量30~60g(宜开始使用姜半夏30g、生姜30g,逐渐加量至60g)可镇静止痛。

  用以消积、行气、利水,常用量为6~15g。用以杀姜片虫、绦虫时,须用至60~120g。

  小剂量疏达;大剂量发散。如在逍遥散中仅用3g,以疏达肝木;在苍耳子散中重用至15g,以发散风热、清利头目。

  柴胡在小柴胡汤中为君药,用量大于其他药味一倍有余,意在透邪外出;而逍遥散中为臣药,用量与各药相等,起到疏肝解郁的作用;在补中益气汤中用为佐药,用量极小,意在取其升举清阳的功能。

  历代认为川芎是治疗头痛的要药。前人有谓“头痛必用川芎”。然头痛一症,病因殊多,川芎性味辛温,功能活血行气、祛风止痛,临床常用以治疗血瘀头痛。

  临床用王清任血府逐瘀汤治疗血瘀头痛,方中川芎常重用15~30g。清代陈士铎《百病辨证录》散偏汤治偏头痛,疗效十分明显,方中亦是重用川芎达30g之多,若减少用量,则疗效不佳。

  若用川芎治高血压头痛时,亦应大剂量,可用15g以上。无论高血压或低血压所引起的头痛,只要是血中有瘀滞,放胆用之,不但止痛效果良好,同时对血压也有相应的调节作用。据近代药理研究认为,大剂量使用川芎能降低血压,小剂量使用能使血压上升。有人认为川芎辛温香窜,上行头目,高血压患者宜慎用。但是中医理论认为本品有上行头目、下行血海,具有双向调节作用。《本草纲目》云:川芎易耗散真气,不可久服,多服令人暴亡。临床应用大剂量时宜参考、斟酌。

  味苦,性平,对细胞免疫和体液免疫均有调节作用,近年常用来治疗风湿类疾病。根据《中华本草》谓其干品用量为6~9g,《中草药手册》多为15g,少数达30g,东北地区常用量也为15~30g。但根据朱良春经验,若要取得较好的疗效,其用量须40~50g,30g以下收效不明显,此临证时宜参考。

  1~5g有致泻作用;3~6g可止泻;9~15g可泻下。大黄粉0.3g以下有止泻作用。

  治疗肝炎,随用量增加而各项指标复查时间缩短,认为30g可作为常规剂量,临证时可参考。

  9~18g有镇降胃气、止呕、止噫之功,适用于胃气虚弱的呕吐、呕逆、呃气、胃脘满实等。

  当归补血汤即是由黄芪30g、当归6g组成,后世在应用补血的总方四物汤时,当归用量也不超过10g。归脾汤、八珍汤中,当归的用量仅3g。而具有清热解毒、活血止痛作用治疗脱疽的四妙勇安汤,当归用量达到60g,主要是取其活血止痛。治妇人产后瘀血内阻的恶露不行、小腹疼痛的生化汤,当归的用量为24g,也取其活血止痛、祛瘀生新之功。再如治妇人胎前产后气郁血瘀诸疾的佛手散,当归用二至三两亦是此意。

  由此可见,当归用于活血,剂量宜大,可用至15g以上。前人谓其气味俱厚,行则有余,守则不足,故重用则行血之力更甚。若用于补血,则剂量宜轻,3~9g即可。血虚每致阴虚,阴虚则生虚热。当归气味辛温而主动,重用则动血,服后每致口干、烦躁、失眠、头晕,甚则鼻衄。

  研究结果显示,在25g以下无明显的利尿作用,至少达到30g才有利尿作用,认为100g时利尿作用最强。临证时可参考。

  1枚为轻量使用,治阳虚;2~3枚为大剂量使用,祛风湿、止痛(《伤寒论》1枚炮附子的重量约12g)。

  有人认为用制附子120~300g水煎3~5小时,有甘温补脾肾之阳、温补下焦元阳之气的作用,而无辛燥热之弊。临证时可参考。

  常用量能利水通淋;量过大或长时间服用可导致肾功能衰竭、小便不利。临证时应注意。

  在桂枝汤中用9g,取其温经散寒、解肌发表之功,以祛除在表之风邪;而在五苓散中用量不到5g,取其温通阳气,增加膀胱气化功能的作用。

  1~1.5g用于调养气血。在温补剂中加入少量红花,可用于治疗产后血晕、头晕、眼花气冷等。

  12~15g用于冠心病、心绞痛,取其有破瘀通经之功,表现为兴奋子宫、降压、扩张血管。

  厚朴 多用则破气,少用则通阳——叶天士(我不知道少用与多用的程度到底是如何)

  其对血压的影响,在15g以内可升高血压;15~35g降血压;40g以上调节血压的动态平衡。

  4.5~12g用于调理脾胃、消食祛积,尤其适用于消化酶不足而引起的胃纳不佳、积滞胀闷、反胃呕吐等。

  5~8g有利尿消肿作用,用于治疗肾炎性水肿、肝硬化腹水、心脏性水肿等,并有平喘止咳作用,可治疗支气管哮喘发作。

  诸家皆未言其发汗,而以之治外感风热。用1~2两必能发汗,且发汗之力甚柔和,又甚绵长。曾治一少年风温初得,俾单用连翘一两煎汤服,彻底微汗,翌晨病若失。(《医学衷中参西录》)

  常用量为2~9g。小儿多用炙麻黄,或与等量甘草同用,用量不宜超过3g。治疗水肿时,一般用量较大(并配生石膏,其比约为石3:麻1),可由9g渐加至15g,个别可逐渐用到20~30g,生石膏相应增加到60~90g,以减少麻黄的发汗作用,而达到宣肺利尿的作用。

  常用量能止咳,用量至15g时可致呕吐,30g以上可使呼吸抑制,血压下降,亦可导致肾衰。

  催乳、回乳有以下几种情况:生麦芽通乳,“生”取其“升发”之意,量在30g以下;炒麦芽回乳,“炒”取其“炒枯”之意,量在60g之上;生、炒麦芽均可单独用于回乳,量60~120g;生麦芽、炒麦芽混用用于回乳,用量是各60g以上。

  6~12g,有补肾助阳、益精血之功,适用于阳痿不孕、腰膝冷痛、筋骨无力等证。

  常用剂量一般为9g,但临床上以该药配合其他中药主治各类恶性肿瘤病时,其每日用量可达45~75g。

  6~9g有退热作用;10~12g有祛痰镇咳之功;15g有利尿及轻泻作用。

  6g左右祛瘀力强;9~12g温通力强,用于治疗慢性肝炎;15~30g可治慢性胆囊炎、萎缩性胃炎。

  大剂量能类风湿(姜春华)。血沉高者,根据血沉数,用相应的剂量,可明显降低血沉。

  3~10g,有发表透疹、升阳举陷之功,用于风热头痛、中气下陷、斑疹不出等;30g以上时,有报道治疗面神经麻痹有较好的疗效。临证可参考。

  1.5~3g,用作引经药,有明目、开音之功,用于治疗角膜溃疡、声音嘶哑等;3g亦可用于治疗冠心病。

  4.5~7.5g,用于开窍,治疗湿温病之湿浊蒙蔽清窍者,以及狂躁型精神分裂症。

  6.9~12g,有通利小便之功,可用于治石淋或热淋,亦可用于老年性慢性支气管炎及梅核气(神经官能症)。

  凡下焦虚损,大便滑泻,服他药不效者,单服熟地就可止泻,然须日用四五两,煎浓汤服之亦不做闷(熟地少用则作闷,多用转不闷),少用则不效。(《医学衷中参西录》)

  赵振兴老中医经验:临证凡肺肾肝心阴虚者用大量亦不腻膈,胃脾阴虚者,少用即腻膈,临证可参。

  12~15g,可治疗脑溢血后遗症、原因不明的症瘕痞块,本品破瘀血而不伤新血。

  1.5~3g,有敛肺镇咳之功,用于治疗肺虚咳嗽,如老年慢性气管炎、肺气肿。

  9~15g,可用于治疗肝阳上亢型高血压兼有四肢麻木、腰膝无力、头痛、头晕者,较为适宜。

  止咳平喘或止痛,一般只用0.3~0.6g,每日用量不超过1g。若用作时可用至20g。

  药食两用中药,其常用剂量为30g,而治疗风湿、腰腿痛等病证时,用量可达45~90g。

  3~10g,有疏肝止痛的作用,用于慢性肝炎和肝硬化所致的肝区痛、泌尿系疾患引起的肾区痛、妇科血瘀痛经等。

  10~15g,有行气利胆的作用,用于治疗传染性肝炎,能升高血清蛋白,促进胆汁分泌和排泄,增进食欲。

  9~10g,有滋阴降火、清热润肺之功效,可用于治疗虚火上炎所致的咽喉肿痛、牙痛,以及肺热咳嗽等。

  18~30g,有祛虚热,除烦躁之功,用于热病伤阴、阴虚火盛出现的烦躁不安者。

  元参苦甘而咸,用于热证有清热滋阴、消炎解毒作用。虚热、实热均可应用,但以滋阴见长。

  调经用10~15g,根据朱良春老中医观察,益母草的利尿作用,每日用到30~45g尚不见效,须加至60~70g,始奏明显之效。90~120g时,其效更佳,常用以治疗急性肾炎之尿少、浮肿之候,常一剂知,二剂已,朱老经验,临证可参。

  6~10g,治疗黄疸型肝炎、急性肠炎(暴泻)、植物神经功能失调所致的多汗。

  25~30g,可治疗美尼尔氏综合征、高血压、低血糖所致的眩晕等。所谓:治眩晕非30g不为功。

  18~30g,有解毒散结之功,用于治疗肺痈、乳痈、瘰疠、发背及一切痈疡肿毒。

  15~30g可用于子宫脱垂,或久泻脱肛等脏器下垂证。药理研究证实,枳壳对胃肠、子宫有兴奋作用,能使肠蠕动增强,子宫收缩。

  1~3g,有调和药性的作用;5~l0g温肾养心;30g以上有类似激素样作用。

  (作者注:本部分内容主要是平时读书学习时六艺摘抄而来,大部分已经在临床反复验证,学习者可在临证时参考,以积累更多经验。)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
上一篇:修订]不同剂量给药途径对药物作用的影响doc    下一篇:不同使用情况下药物剂量比例关系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