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曙即将进入最佳赏花期花香不止十里!

发布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19-10-29 23:07 浏览次数:

  大片金黄明亮的油菜花,能让人把积郁了一个冬天的阴霾统统赶走。油菜花在哪都能生根发芽,生长盛放,特别接地气。你会在路边的小道上遇上这么一两朵;也会在小区的花坛里看到一丛

  古人咏颂花的诗句颇多,却少有油菜花的。但这也不妨碍我们欣赏它,拍摄它,记录它。万物有灵皆美,看花并且读花,也一定能在油菜花中找到个人的情感寄放之处。

  春季一到,它山堰的油菜花攒着劲地长,经过它山堰湿润的春风吹拂,两岸盛开一片金黄。站在用石头垒砌的大坝上,可以看到蜿蜒的江水向东流进掩映在绿意中的古镇,岸边成片的油菜花随风摇摆。

  在春天开放的花里,云南黄馨大概要数最好生养的花了。它耐阴耐寒耐干旱,如果嫩梢受了冻,翌年也能正常生长,连对土壤的要求也不严。

  云南黄馨和迎春花长得很像,又别名野迎春。不过迎春花是落叶灌木,先开花后长叶,花瓣末梢略尖;而云南黄馨是常绿灌木,先长叶子后开花,花瓣是偏圆的。倾洒下的嫩绿枝条,带着星星点点的金黄,点缀在城市的河岸边,为春天带来灿烂的色泽。

  湖岸上的小径,离湖仅三四步之遥。嫩黄的花朵与青绿的枝叶自然形成了月湖的花边。

  云南黄馨开放在河岸池水边,花虽不大,在阳光下,黄色的花瓣却十分显眼。不远处老人们在下棋、唱戏、锻炼身体,孩子们在追逐、放风筝、嬉戏,云南黄馨盛开的这带颇有闹中取静之感。

  沿河的绿地每个季节都有新开放的花朵,小巧玲珑、明媚靓丽,为北斗河束上了一条宽阔鲜艳的金腰带,也为行人们多添了一道精彩的风景。

  遍布甬城的雪白的玉兰花,把春天的甬城点缀得格外绚丽。常常一抬头,就能见到一株株的白玉兰。春风扫过,玉兰花瓣就悉数落了下来,洒在草坪上,形成一片片星星点点的白。

  高高耸立的玉兰树,总给人以清高的印象,颇有遗世而独立之感。不过玉兰花的花期很短,只有十天左右。还没看够,却猛然发现它已经稍纵即逝了,只留下孤单耸立的树和几瓣残花。

  春天的月湖,是宁波最热闹的地方之一,可谓是宁波人的私家花园。园里的玉兰花与蓝天、青砖瓦墙形成一幅美丽的画面。阳光洒满湖面与草地,湖面上游人行船,草地上有聊天野餐的人,看书的人

  日文中,有个很美的词叫“花见”,用来形容日本人每年3月的赏樱盛宴。宁波同日本一海之隔,相互间的往来可以追溯到唐宋。

  在3月的春光里,城市里的日本樱花满目绚烂。而偏远的山野之地,本地的山樱或寥寥几棵突兀地在路两旁的山坡和峭壁上含春绽放,或漫山遍野地云蒸霞蔚。

  四月的章水镇杖锡山区,漫山遍野的樱花在和煦的春风里争妍斗奇、竞相怒放。樱花或白或粉的花瓣为巍巍四明山披上了一层霞衣,可以领略到什么叫“花海”。

  28年前,宁波和日本长冈京市结为友好城市的时候,日方专门赠送了樱花树,20多年来,在园林工人的精心呵护下,树木早已长得高大茁壮,花量也很多,是每年市民观赏樱花的好地方。

  宁波老话里,管杜鹃花叫柴白浆花,但含义早已无从辨析。杜鹃花开艳俗,大多以红紫为主,色调极深,又常见于路边花坛、公园围栏之下,饱受尘土。

  清明时节,进山扫墓归来的人们必是人手一捧杜鹃,为肃穆的气氛平添一丝温暖的情义。杜鹃花的味道远不如它的色彩浓郁,透着淡淡的山野泥土味,那是被雨水浇灌浸透出的春天。

  由于谷深水分足,五龙潭的杜鹃花比其他地方要大些,花的颜色鲜艳夺目,有红、粉、白、紫、雪青,花瓣大多数是重瓣。高山与平地温差悬殊,水脉浸养下,这里的野生杜鹃花期能达到两个月左右,比低山坡地要延长个把月。

  奉化萧王庙王家山天下第一桃园、慈溪掌起镇古窑浦村、宁海胡陈乡东山桃园、东钱湖、象山影视城等

  镇海庄市光明村(200余亩)、东钱湖小普陀梨花岙、共青绿地、鄞州浅水湾农庄等


上一篇:杭州黄馨枝枯病防控方案doc    下一篇:沭阳县百度花木有限公司